国家社会联合组织 -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马术体育运动产业联合会》(ФКСИ)

方案:《在哈萨克斯坦创建马术体育运动产业的概念问题》

哈萨克斯坦人民是传统性喜欢赛马的,但这种精神要求直到现在还没有成为组织性的运动,更没有达到马术体育运动产业的水平。

虽然共和国的马术体育运动联合会已经存在,但不仅奥林匹体育运动项目(场地障碍赛和盛装舞步)还处在萌芽状态,跑马比赛和走马比赛也是如此。幸亏全国各地有许多马术迷,并由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民族体育运动协会的努力,哈萨克斯坦还在进行着民间的赛马运动和游戏,但这些活动在法律方面不是统一的组织,也没有形成系统。

这种情况是国家政府不足重视造成的,国家当事部门不管理这方面的问题。须强调的是,马术体育运动不仅符合我国人民内心要求,能改善民族身体健康,提高精神魄力,并能成为商业活力的强大动机。比方说,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只有赛马运动才能云集几千个富有成就的上层人士或金融寡头在一起欣赏纯血好马。组织这种运动的国家几天之内就能获得几亿外汇收入。法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共和国的赛马运动周转款是国家预算的第四项收入,《福兰斯-伽罗普》赛马俱乐部的骑手每年收入90亿欧元。

从上述例子可见,在经济发达的国家,正是赛马运动不仅变成了上流社会的体育运动项目,而且还变成了高度收入的商务行业。马术体育运动产业凭自己的周转量完全可以与工业匹敌,同时它还是一种生态洁净的行业。

特须强调的是,原苏联解体后的国家、中国(香港除外)、印度和南韩的纯血马国际竞赛还没有成为组织性的运动,而这里约有30亿居民。如果哈萨克斯坦组织世界水平的赛马运动,那么几乎全亚洲的国家都会运自己的马到我们这里来赛马和卖马了。这种高收入的商业在我国是完全可能的,而相应不很多的开支过五-六年就会转变成高于几倍的收入、投资、税收和国家预算的其它入款。

哈萨克斯坦以前也曾经试图过组织赛马为一种体育运动和商业项目,但都没有成功,原因在于:没有国家支持,没有跑道符合国际标准的跑马场和训练中心,没有稳定的国家鉴定马奔走速度的拨款(奖励基金),并没有能够吸引千万爱好者参入该运动的大规模的社会活动。

众所诸知,各种有前途的和必要的方案往往由于所谓人的因素结果而不能实现。有些管理人员未能理解该事物的观念,结果方向走错,有些管理人员过度自私,而有些人则没有办事的能力。

由于这些原因,一些马术热心者,其中大部分是赛马问题内行,在共和国的社会组织《马术体育运动产业联合会》联合了起来,这是为了将这问题最终从死点上启动起来。 联合会于今年2月25日准备召开扩大的全体会议,邀请很多赛马运动专家、马术迷、纯血马、跑马场和养马场的主人、哈萨克骑手俱乐部和英国纯血马良种登记薄领导人来参加。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马术体育运动产业联合会》(ФКСИ)将承担所有的法律组织工作:拟制工作体系和步骤计划,对哈萨克斯坦法律做出必要的提议,在国家检验工作中承担鉴定人、参赞、组织者和评判者的工作,租赁或管理跑马场、训练中心等等。

就这样,我们通过公私合作将共同解决行业的任何问题。我们祖先在地球上最先驯服了马。在世界版图上创立新的马术体育运动强国 – 这是复杂但高尚的任务。

最重要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下列问题:

1.国内需要建筑几个跑马场和训练中心,并且不得私有化,否则这将失去体育运动养马业的主要涵义 – 跑马场应该是不仅对组织者和赛马参加者开放,还应该是对热情的观众开放的。任何一个私人投资者或富有的商业家都不会冒险建筑一个拥有相应基础设施的好跑马场(这样的跑马场造价都超过两千万美金),因为没有任何回收投资的保障。只有国家才能拨出这么多资金来在国家南方城市(阿拉木图,奇姆肯特,塔拉兹,塔尔德库尔干)建筑两三个跑马场,因为国家是对扩大税收基地、增加工作位置和经济投资感兴趣的。比方说,土库曼有六个州(维拉亚特),每个州都建筑了跑道完全符合国际标准的跑马场。 为了不止步不前,我们需要马上赎买(收归国有)唯一的可以赛马的阿拉木图跑马场,那里通过不多和快速的补修就可以定期进行跑马比赛了。 国家跑马场和训练中心可以转交管理或租赁给专门的国外认可的社会联合团体(如:国际骑手俱乐部)。 例如,在法国、土耳其和很多其它通过跑马比赛给国家预算带来大量收入的国家就没有私人跑马场。

2.每年国家预算对《良马品质和跑马速度鉴定》的拨款 所有国家政府都是给农业补贴的,而组织跑马比赛的国家则给《跑马比赛奖励基金》拨款。 这么说来,只有在哈萨克斯坦,跑马比赛和走马比赛才没有能够成为农业部、体育运动经理处或马术联合会应该关心的项目。同时专家们都认为,投入《奖励基金》的资金能够引来十倍的投资。这是良马买卖、照管、医疗、育种、训练和饲养不断需要的费用,也是生产饲料、兽医药品、鞍具和其它体育运动配备物品的开支,建筑马房、宾馆餐厅综合体,培训骑手、训练员、兽医、骨病医生、饮食学家、铁匠、饲马员等等类似的费用。这里还没有算到外国马主富商和马术迷前来本国带来的收入。 所有区域和最终跑马比赛的国家鉴定基本开支(奖金)应不少于三百万美元。如果情况良好,则这笔款还会增加。例如,2011年3月26日在迪拜举行赛马的世界锦标赛基金就超过了26百万美金。

3.创建投资的法律基础。 即使能够达到上述两个条件,但如果不改变法律规定,国家预算仍然不能立即获得大量的收入。例如在法国,政府从赛马赌金计算器的所有赌注中立即取走不少于百分之三十的入款,其中一部分直接拨入国家预算,另一部分则用来发展赛马运动。这样做不仅拥有经济意义,亦有明确的道德意义。赌博狂热是一种道德缺陷,并是奢侈的表现,应大量纳税,因此税法和预算法对它应该提出更严格的要求。这要求应该是不仅针对于赛马赌金计算器(这种计算器工具须根据阿拉伯国家的经验采用)的,并且对一般的赌注登记事务处和赌场也应该是一样的。 同时须考虑到:赛马观众并不是瞎着眼睛赌注的:他们必须研究每个骑手的经验,名马能力和家谱,甚至熟悉跑道覆盖层如何,这么来,为了中奖,他们必须相当出力并热爱这项体育运动。这里不存在破坏个性的那种盲目的金钱热。

4.提高哈萨克斯坦在国际马术体育运动中的形象和威望。 对马的爱好和马术竞赛的狂热在我们的基因里面就已经存在。与相当好的方案相比,如:《阿斯塔纳自行车运动队》或《阿斯塔纳汽车运动队》参加的《卡玛斯》竞赛,哈萨克斯坦国旗下的马参加最有威信的跑马竞赛一定会引起大部分群众的高度兴趣,相应也就会从他们那里引来投资浪潮。 如果具体地来说,则我们需要投资购买有前途的一岁的马驹,在国外训练中心培养和训练(将来在哈萨克斯坦后来创建的训练中心)。等到马长大并在哈萨克斯坦国旗下跑马比赛得赢之后,就可以部分出卖这些马,予以弥补开支,剩余的马则运入国内来参加跑马比赛和种马繁殖。 说句公平话,在哈萨克斯坦很多富人也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在国外购买和训练马,并在国外参加跑马比赛,但他们是以私人身份这样做的。如果哈萨克斯坦一旦在国外拥有自己的马房和最好的良马、训练员和管理员,那我们就已经可以宣布自己是一个马术体育运动强国了。这使我们能够更顺利和更快地在哈萨克斯坦直接组织国际水平的跑马比赛运动。 世界上有很多进行这类管理活动的公司。比方说,我们联合会的成员艾尔韦·巴尔若就是一位世界有名的顶级管理员。他用30万美元购买的马驹四次赛马获胜,结果用16万美元的高价卖了出去,另一匹用5千美元买下,出卖了2百万美元。如果购买良种马的后代30匹马驹,将其培养训练参加跑马比赛,需要12-15百万美元。如果管理和监督正当,则3-4年之内就可以收回投资,以后就开始获得纯利润了。

5. 组织马的拍卖也是一个高收入的商业项目和高税收项目,但这只有在我们成为真正的马术体育运动强国的时候才能实现。 时间是不会停止不前的,随着年月的消逝,我们将会越来越难打入豪华的,周围亿万外汇旋转着的跑马比赛世界。如果我们今天对马术体育运动产业发展迈出一步,那么我们可以以这种独特的经济方式来加强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我们人民的自豪。

我们相信,上述主要发展方向(矢量)的总合会引带我们创建一个生态洁净的,高收入的和符合人民利益的经济体育运动行业。3-4年间总共100-150美值的问题一旦解决,这就会给我们带来每年几十亿美元的收入。

以马术热心者的名义

共和国《马术体育运动产业联合会》主席B·布尔尕克巴耶夫 - 《马术体育运动产业联合会》委员会成员

2012年2月12日

© 《别斯-卡鲁》民族运动协会,2010
所有权利均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