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巴图鲁的武器得知巴图鲁的英勇

武器的民族学

突厥人传统武装系统的战斗盔甲

突厥人传统武装系统中的进攻和防御武装可以分成很多类型和种类。突厥人的语言词汇正确地表达了他们的整套传统武装系统。

突厥人所有各种盔甲和盔甲结构成分在不同突厥种族语言中都有相似的名称,仅历史后期才出现了区别,这证明名称的分类系统对所有突厥游牧民族曾经是一致的,并且这种分类系统是与原始突厥时代出现的主要游牧防御武装一起形成的。

突厥人的五种战斗武器

哈萨克人歌谣中经常提及到突厥骑兵-专业军人-运用的五种战斗武器。哈萨克人有这样一句谚语:《叶尔卡鲁厄 别斯卡鲁》,直译即:《勇士的武器就五种兵器》。武器分成五种是与每一种武器击伤敌人的特殊方式有关的,使用时不能用其它武器代替,这些武器根据运用方式分成五类:投掷、切割、砍杀、刺杀和打击式武器。每一类《勇士的武器》(叶尔卡鲁厄)又分几种。同类武器可以相互替换,并且不影响战士的武器装备。

投掷式武器

突厥人的主要投掷式武器 -这是弓(扎克)和箭(奥克)。突厥人打仗用的弓由几部分组成,应用不同的材料制作,这是:木头、骨头、兽角、桦树皮、筋和兽皮。哈萨克人根据不同用途制作了不同形状的箭头:双叶片的宽箭头能给敌人造成宽大的伤口,突厥人称其为《科济-茹厄伦》(羊羔肩胛骨);有三、四个棱的可以打穿铁皮的箭头称为《萨沃特-布扎尔》(可打穿盔甲的);还有《科别-布扎尔》(可打穿铠甲的)。

除了金属箭头以外,突厥人还使用骨头、兽角和木头箭头。将人打下马或打猎使用筒状的木头箭头-《多噶尔-奥克》,打仗时需要发出声音信号时使用《斯维斯通卡》箭头。箭筒称为《科拉姆萨克》,单独装弓的盒子称为《萨达克》,以前就是这样一起称呼弓盒、箭筒和武装带的。

以后突厥人武装装备中的投掷式武器-弓箭-换成了火器,出现了导火线火枪、燧石火枪和火帽枪。

 

切割式武器

突厥兵传统使用三种刀身长的切割式武器:直的剑-《谢姆谢尔》,弯的马刀-《克雷什》和尖端较重的哈萨克马刀-《萨佩》。刀身尖端分叉的马刀称为《祖利福卡尔》。重大的,刀身尖端略宽增加重量的马刀哈萨克人称为《阿尔达斯潘》。剑、哈萨克马刀和马刀的刀鞘称为《克纳普》,刀鞘的武装带称为《克勒什包》。刀鞘用木头制成,外面裹上皮子和绸缎,用金属镶跕,银、金雕花和宝石装饰。有些刀鞘全部用金属裹起来。

 

短刀武器 匕首和刀子是骑兵的辅助武器。民族式的刀成了突厥民族的服装标志物品,男人腰带-《基谢》上总是挂着突厥人的刀鞘和刀。刀鞘和它的皮环扣经常有绣花、绸缎补花和金属图案镶跕装饰。


刺杀式武器

突厥人有两种刺杀式武器。哈萨克语中宽矛头的矛称为《奈扎》,而带有棱、矛头细用来击穿敌人盔甲的长矛称为《孙吉》。突厥兵士在《奈扎》和《孙吉》矛上固定各种军队的识别标记:悬有马鬃的权杖、旗帜、小旗和缨络。旗帜是军队标志,权杖是将军标志,各种颜色的小旗是每个支队的识别标志。如果矛上固定有马尾缨络或丝绸带子,则矛的主人是巴图鲁。

 

砍杀式武器

突厥人传统有四种主要的砍杀式武器,各根据其形状打击的性质不同。其中一种是战斧 《巴尔塔》,这种战斧的锋刃宽度居中,用以砍杀敌人。锋刃是残月形并且比较宽的战斧称为《艾巴尔塔》,这种战斧既可用来砍杀,亦可以切割。楔形锋刃窄的一种砍杀式武器称为《沙坎》(长锤),这种武器打击带有劈开性质。但突厥人砍杀式武器中常见的是一种特殊的半钺,这种武器联合了斧、钺和锤的优点。

战斧后背的形状经常制做得像锤头,拥有敲碎性的打击性能。

突厥人战斧的手柄经常是用金属或皮子裹上的。战斧按手柄长短可分三种:长斧柄的,中等斧柄的和短斧柄的,最普遍的是中等斧柄的战斧。

短斧柄的战斧一般挂在腰带上,而长斧柄的钺则是兵士们维护汗的宫殿或站在堡垒大门旁边的武器。

 

打击式武器

最古老的这种武器应是槌-《朔克帕尔》了,这是用一块木头制成的很重的木棒,有的时候用铁皮裹起来,还插上很尖的铁刺。第二种打击武器是沉重的圆鎚,木柄尖端是一个单独用金属制作的鎚头,这种鎚称为《库尔希》。第三种打击式武器是不重的短锤矛(六叶锤),它的金属锤头带有几个棱角(羽毛),突厥人称这种打击式武器为《布兹德干》。第四种打击式武器-短柄链锤(《博斯莫因》),它的锤头与手柄是用皮带或链子连起来的,锤头用木头、石头或金属制成。

 

突厥人千年来形成了一定的武器使用传统。巴图鲁之间的决斗 这是勇士掌握武器的技巧、力量和勇气的考验,决斗有一定的规则和仪式,并只能使用战斗武器。

游牧民族的军队自古至今是按武器种类区分的。精通各种武器的兵士划分成矛枪队伍、刀剑队伍、弓箭队伍、圆鎚队伍和钺队伍,而精通所有五种武器的专业军人 巴图鲁则编制成精选的禁卫军。游牧民族的打仗战术也是以这五种武器的应用方式为依据的。一般战役开始的时候预先远距离射箭,然后全部骑兵实行冲撞性的突击,使用长矛刺杀,近战时使用其它武器。

由于武器的上述特性,突厥人对武器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虔诚关系。古代的哈萨克巴图鲁就存在对战斗武器的崇拜,用武器和对武器宣誓,给每个武器起特别的名字。游牧民族还形成了很多武器的传统仪式。中世纪时代剑或马刀变成了帝王标志之一(权力标志),加冕时交给当权者。哈萨克的汗登上宝座的时候,腰上要挂上金刀 汗的权力标志。

这五种武器同时也是军权象征,不同的武器种类可以代表不同官级。带有权杖的长矛、马刀和圆鎚是将军的象征,授权于他的时候交到他的手里。有权携带武器的人在社会拥有特权,例如,哈萨克人的塔乌克汗在世的时候曾经实行《热吉 扎尔格》法,参加汗会议的人依法只能是携带有武器的人(汗、苏丹、巴图鲁、氏族首领)。仪仗武器是军事功绩的奖励。对于哈萨克人来说,武器作为珍贵物品还可以是新娘陪嫁品 《扎萨乌》和新郎给新娘父母亲的礼物 《卡雷姆》的赠品之一。

武器也是传统节日和举行隆重的亡者追掉会期间九件竞赛奖品之一。

哈萨克人对武器的传统崇拜一直保留至今,哈萨克人巴图鲁的后代到现在还犹如遗宝保存着他们光荣先辈留下来的某些武器样品。

© 《别斯-卡鲁》民族运动协会,2010
所有权利均受保护